<table id="daq9w"><ruby id="daq9w"></ruby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daq9w"></table>
    <pre id="daq9w"><label id="daq9w"><menu id="daq9w"></menu></label></pre>

      <p id="daq9w"></p>
      1. <tr id="daq9w"><label id="daq9w"></label></tr>

      2. 洞庭碧螺春怎么泡最科學?咱們來聊聊

          “日午獨覺無馀聲,山童隔竹敲茶臼。”一壺茗茶、一把搖扇、一張竹椅……,這幅場景帶給人的是一份逍遙和愜意。綠茶茶葉中的茶多酚、…

          “日午獨覺無馀聲,山童隔竹敲茶臼。”一壺茗茶、一把搖扇、一張竹椅……,這幅場景帶給人的是一份逍遙和愜意。綠茶茶葉中的茶多酚、糖、果膠、氨基酸等,可以與唾液更好地發生反應,使口腔得以滋潤,便造成清涼的感覺。茶葉有很好的利尿作用,能夠帶走體內大量的熱量和廢物,使體溫降低。茶葉中的茶咖啡堿對控制下丘腦體溫中樞的改善起重要作用,再加上芳香物質揮發過程中也起了散熱作用。茶葉口感清香鮮爽,甘冽怡人,喝完清心暢快!茶葉冰涼爽口,比喝雪碧更“透心涼”。

        洞庭碧螺春怎么泡最科學?咱們來聊聊插圖

          1.蘇州,西山

          2017年4月9日,兩輛私家車駛過太湖大橋。太湖風光,輕掩于細雨薄霧交織的面紗之中。流波百里,若隱若現。置身西山島上,吸入的空氣清冷圓潤,瞬間清洗了胸中濁氣。首先感慨空氣清新的,是北京的導演夫婦;正如感慨江南多春色的,是來自東北的我;感概南朝舊寺香火在的,是經典陶坊的李先生;而細細賞玩碑文石刻的,還是江南大學的金繕達人鄧彬、攝影家王俊和蘇伽美術館的林館長。

          林屋晚煙、羅漢圩、水月禪寺、縹緲峰、堂里村……一步一步,腳下枇杷樹的經冬落葉已經軟糯如毯,而香樟樹落下的新葉層疊散落在碎石道上,新春與舊冬的氣息混合著各色花香,包裹著人們徜徉于太湖之心。正是採茶時節。家家戶戶都在炒茶做茶。蘇伽美術館林館長的小阿姨,做了五十年碧螺春?,F今這雙勤勞的手,正在一口黑鐵鍋中翻炒揉搓,茶葉在她掌心里跳舞,香氣撲鼻,葉片漸漸鎖緊定型,蜷曲如螺。當咱們再次回到林屋路上的懷真居,天色大晚。懷真居主人陳虎早已等候多時,迎出門來。新朋老友入座,終于聊起今天的主角碧螺春。

          2.懷真居,碧螺春

          暖黃的燈光下,一張寬大的茶臺上擺上了幾種茶器。主人陳虎擺上幾個山民常用的敞口大杯,形似沒有蓋子的蓋碗;轉了個身,他又拿出來兩個帶把大玻璃杯。經典陶坊的文靜、阿玲拿出了經典吳經提梁燒水壺、朱泥調砂寬口古圓壺、經典柴燒白釉公道杯、白釉品茗杯。

          這邊阿玲開始燒水,主人陳虎已經說起西山島民的生活。西山多物產,農民們總要從年頭忙到年尾。忙過碧螺春,便要忙枇杷、楊梅……光是要提防飛鳥,成熟的果實都要套上小袋子……“茶友們哪有什么時候喝茶,就是隨便抓一些,丟到杯子里沖開水就行了”。

          小時候上學,長大后外出的那時,陳虎常常會扭開一瓶純凈水,從瓶口塞進去一些碧螺春。浸在冷水中的茶葉慢慢伸展化開。等到想喝的那時,一瓶純凈水已經成了一瓶茶水,口渴心熱之際,如此以來的碧螺春真是體貼實惠。平時喝碧螺春如此便利,逢年過節總要多一些講究。陳虎擺弄著杯子,決定泡最講究的碧螺春給茶友們喝。

          熱水注入敞口大杯,約三分之一處。陳虎右手從茶葉罐里捏出一撮茶,投入杯中。待茶葉微微下沉,將杯中水逼出,注滿水。陳虎說泡碧螺春水溫大約在80度左右。略等片刻,一杯碧螺春已經泡好了。說起泡茶的水,陳虎認為,山泉水最好。將山泉水放在大缸里擱置幾日,經沉淀后沖泡碧螺春是最適合的水了。

          從前的山民會將山上流下來的水每隔一段截流做蓄水池,蓄水池的水山民用于泡茶做湯。明代以來,山民們就如此以來解決水的情況了。如今的自來水來自太湖,與山泉水比較,水質更適合沖泡碧螺春,山民自然就選擇自來水了。白瓷杯。茶底綠葉纖細,毫毛分明,茶湯顏色微黃。輕啜一口,口感自然微鮮,略有水果甜香。續杯后再飲,回甘明顯。洞庭碧螺春的色、香、味基本體現了。

          在陳虎、林館長、鄧彬、王俊談論碧螺春的那時,經典陶坊的李先生平靜地傾聽、細心地品茶。他多年習茶,走遍各大茶區交流切磋,始終堅信經典紫砂壺能夠沖泡好各個茶類,能夠為茶加分,更好地表現茶。今晚他要在西山島上初次沖泡碧螺春,溫度、時間如何掌握,如何面對陳虎,林館長如此以來刁鉆的老茶客,真是令人期待啊。

          3.經典紫砂器,碧螺春

          李先生從客位換到茶席主位。水已燒開,茶席已經擺開。和平常不一樣的是,李先生準備了兩把寬口朱泥調砂古圓壺。他還是先溫壺,隨后投入三分之一的茶葉。

          沉吟片刻,李先生開口了:“洞庭碧螺春適合的水溫在80度左右,剛才陳虎先生已經說過了。紫砂壺沖泡碧螺春,關鍵就是水溫的掌控,如果開水直接沖注,茶葉耐不了高溫,茶葉內含物質容易被破壞,茶當然就不好喝了。紫砂燒水壺的溫點能夠實現100度,需要以降溫來沖泡。我用兩把紫砂壺,有一把是用于降溫免得燙傷茶葉。燒水壺沸水注入第一把紫砂壺,歷經壸體吸收了溫度,大約就是在80度上下,這時注入第二把壺也就是適茶的溫度了。

          水慢慢地注入有茶葉的紫砂壺后,李先生遲疑了一下,還是把壺蓋蓋上。大概過了五、六秒鐘,提壺出湯,茶湯注入公道杯,再一一為茶客們斟至白釉杯。

          在座的人都端起茶杯。觀茶湯顏色,品茗杯中的茶茶湯顏色略深,入口后,茶湯更圓潤豐厚,但略有苦味。林館長和陳虎皺了下眉頭說話了:“滋味豐富了,但有苦味。但是對于老茶客而言,過癮啊。”李先生徐徐說:“剛才我悶了一下,水溫沒有超過,不會傷到茶葉,雖然有些苦,老茶客們能接受。但茶友們能接受的口味會淡些。這點我要注意,下一泡能夠修正過來。”

          待到第二泡茶,注水后,李先生先沒有馬上有蓋上壺蓋,大約是7、8秒鐘,他蓋上蓋子,很快就出湯。第二泡送入口中,茶湯鮮爽、甜潤的口感都恰到益處,在座所有的人都不禁地點頭,對紫砂壺造成了興趣。李先生這才將公道杯遞給各位,公道杯中有股淡淡的蜜香。

          李先生又將紫砂壺中的茶底傳給茶友們看。大口蓋壺底的碧綠茶葉條索分明,映襯在色澤沉著的朱泥壺中,別有一份美感。“比起在玻璃杯中跳舞,如此以來的碧螺春也有觀賞性啊。”蘇伽美術館的林館長說。鄧彬老師端過來他用老建盞浸泡的碧螺春,亞光黑色映襯下的碧螺春也美得生動明朗。茶友們站起來,看這一黑一紅襯托的碧綠,發現原來綠茶的美,遠遠不止于玻璃杯。美,需要嘗試、發現和想像啊。

          第三泡,第四泡,碧螺春的茶湯仍然圓潤鮮爽,香氣高雅。茶友們聞過公道杯,再聞紫砂壺的茶底,后來又聞起了紫砂壺的壸蓋。哎……這下茶友們又有了驚奇的發現。這小小的紫砂壺蓋,竟然甜香濃郁,與壺底、公道杯的香氣比較別有風味,鉆鼻子香啊。這香氣怎么來的?到底是什么成分?茶友們忍不住又一翻討論。

          第六泡,李先生直接從燒水壸注水入壺,蓋上壺蓋,因為這時紫砂燒水壺的水溫己降。他說能夠悶久一些時間無妨。真沒想到,這一杯茶湯口感稠、糯,有一種奇異的香氣。這是什么香呢?喝一輩子綠茶的林館長篤定地說:糯米香!這就是我聽說過的碧螺春糯米香啊。

          茶底乏了,壺蓋中的香氣也消散了。茶友們好像也結束了一次山野旅行:不經意中啟程、驚喜不斷的旅途和意猶未盡的終點。對于碧螺春和紫砂壺的結合,獲得了有滋有味的感受。林館長說,用大杯泡茶,茶葉始終浸在水中,不明朗不清爽,茶湯變化不大;而用紫砂壺泡碧螺春,茶湯層次分明,茶香優雅,泡水更長,每一泡口感有變化,每一泡都是未知,就讓人造成了期待,喝茶的過程也變得豐富精彩了,這次的茶會令他對碧螺春沖泡有新的認識,紫砂壸讓碧螺春從平時喝茶提升到了品茗文化的高度。

          且慢起身,陳虎和林館長最后說起,從前的山民似乎曾經用紫砂壺泡過碧螺春,但當年具體情形如何,沒有人可以說出一二,只能留給咱們繼續追問了。(來源:經典陶坊;作者:段卉)

          更多綠茶的茶葉知識大全,歡迎訪問愛茶網。

        作者: 轉載

        鄭重聲明: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,僅作為參考,如果網站中圖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聯系我們處理!鑒于茶葉保健作用的特殊性,本站內容僅供參考,如要使用,請遵醫囑。

        為您推薦
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在線咨詢: QQ交談

        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節假日休息

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穿成omega后被宿敌标记了
          <table id="daq9w"><ruby id="daq9w"></ruby></table>
          <table id="daq9w"></table>
          <pre id="daq9w"><label id="daq9w"><menu id="daq9w"></menu></label></pre>

            <p id="daq9w"></p>
            1. <tr id="daq9w"><label id="daq9w"></label></tr>